窗下的樹皮小屋

是蔥綠的草叢泛黃的時候;

是落葉在地上翻滾的時候;

是秋雨和黃昏一同降臨的時候;

在女孩家的窗下,在一片枯黃的落葉下面,流出了斷斷續續的音樂。 這是名叫吉鈴的蟋蟀在演奏。他在為女孩演奏。

可是……這真是吉鈴的演奏嗎?

這音樂。失去了夏夜的豐滿和輕盈;這旋律,失去了夏夜的流暢和婉轉。許多不和諧的顫音,漂浮在旋津中,游離在節奏里、突然出現的停頓,會讓人感到空氣也被凝固了。

女孩真不敢相信:這是夢吧7吉鈴的演奏不是這樣的呀!他在夏夜的演奏多么美……

她輕輕推開門,循著音樂找去。她揭起了那片枯葉。

“啊,真是吉鈴!”

在枯葉下避雨的吉鈴,油亮的黑袍上,沾滿了細細的水珠。他的細長的觸須無力地低垂著,不再像往日那樣神氣地掃動。他的身子也在微微顫抖。這一切,是因為冷嗎?

女孩把吉鈴捧在手心里,輕輕貼在溫暖的臉頰上。

“吉鈴啊吉鈴,冷成這個樣子,你還要演奏……”

吉鈴看到了女孩的眼睛。白里透藍的眼白,多像夏天晴朗的天空;黑里透亮的瞳仁,多像夏夜深遠的星空。

“可是,夏天永遠過去了,秋天來了……”

吉鈴的心里,升起一陣悲哀。 穿著綠色連衫裙的螞蚱姑娘飛來了,像一片綠葉,飄落在女孩 的手上。

提著綠色小燈的螢火蟲姑娘飛來了,像一顆小小的流星,掉落在女孩的手上。

“吉鈴,我冷……”螞蚱靠在吉鈴的身旁。

“吉鈴,我怕……”螢火蟲靠在吉鈴的身旁。

他們的觸須默默地碰在一起。是啊,秋天,可怕的秋天已經來 了。真冷啊……

“嘻嘻,”女孩笑了,小嘴像花朵一樣開放,“我要給吉鈴做一間小屋,又擋風,又避雨,嘻嘻!”

女孩靈巧的雙手忙著,站在雨里,給吉鈴做小屋。

雨,淋濕了她的衣服和頭發。

啊,好啦!女孩做了一個多么精巧、漂亮的小屋啊!屋頂,是用長著青苔的松樹皮做的;墻壁,是用細細的柳枝編的;門,也是用細細的柳枝編的;兩個窗子,是用兩片樹葉做成的。

女孩把吉鈴捧在手心里,眼睛里閃著興奮的光。

吉鈴看到,雨珠在她的頭發上滴落,也在她的睫毛上滴落。她那長長的睫毛,是她眼睛的屋檐嗎?

女孩說:“我們就叫它吉鈴的樹皮小屋吧。”

吉鈴的樹皮小屋?這么說,吉鈴有了一個小小的家,再也不怕風,再也不怕雨啦?

吉鈴細長的觸須,在女孩的臉頰上掃著,表達他深深的感激。

“真癢。”女孩笑了,“快進你的樹皮小屋吧,吉鈴。”

女孩把吉鈴送進了樹皮小屋。

螞蚱飛進了樹皮小屋,像一片歡樂的綠葉。

螢火蟲飛進了樹皮小屋,像一顆快活的流星。

女孩悄悄離開了。秋雨,還在下。 女孩甩一甩頭發上的雨珠,在心里說:雨呀,你下吧,吉鈴他們再也淋不著啦……

像樂隊里一聲聲清脆的鼓點;

像鋼琴上一個個輕彈的音符;

雨點兒,打在樹皮小屋的屋頂上。

叮咚,叮咚……

吉鈴的心陶醉了:單調的、煩人的秋雨,在樹皮屋頂上,奏出了多么好聽的音響。

螞蚱展出她的綠色連衫裙,螢火蟲搖晃起她的綠色小燈,合著雨點的節奏,翩翩起舞。

吉鈴展開他的膜翅,在秋雨的伴奏下演奏。

像茫茫黑夜里一盞游動的燈;

像冰天雪地里一團跳躍的火;

迷人的旋律,在潮濕的空氣里索回,飄蕩……

寒冷,消失了;悲哀,消失了。樹皮小屋里,藏進了女孩那顆春天般的心。

吉鈴推開樹葉窗子,望著。 外面,已經是水汪汪的一片,只有樹皮小屋里是又干又凈。樹皮小屋呀,是漂浮在海上的一個小島,是停泊在港灣的一艘小船。

吉鈴望著女孩的窗口,他現在多么想見到女孩,看到她倚在窗口,聽著他的演奏。女孩不是愛聽他的演奏嗎?

可是,窗口是空空的。

女孩病了。她躺在床上。

當秋風送來了吉鈴的演奏,她是多么想走到窗口去,去看看她親手做的樹皮小屋,看看小屋里的吉鈴,看看螞蚱和螢火蟲。

可是,女孩起不來。她在發燒呀。她的頭真暈,她的口真渴……

吉鈴走出樹皮小屋,向女孩的窗口縱身跳著。可是窗子太高了,一次又一次,吉鈴都沒能跳上去。

“吉鈴,吉鈴,你要干嗎?”螞蚱和螢火蟲急急地問。

“我要去看女孩!”

“你別跳了,我們飛進去看看吧。”螞蚱和螢火蟲說。

她們飛進了窗口,落在女孩的枕邊。

女孩迷迷糊糊地睡著,高燒,使她的嘴唇都干裂了。

螞蚱和螢火蟲急得不知怎么辦才好,慌亂地飛回吉鈴的身邊。

“女孩病了!女孩病了!”螞蚱說。

“怎么辦呀,吉鈴?”螢火蟲說。

窗下的樹皮小屋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(無需密碼 現在注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