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精的旅店

雪夜的山樺村,被月光似的銀亮包裹著。群山環繞,似一頭頭沉睡的巨獸,在暗夜里更添神秘。小小的村莊臥于山腳下,深夜里燈火全無,依稀只有北風呼嘯而過,帶著刺骨的涼意。

 

一陣急促的奔跑劃破山樺村寧靜的夜色,微微的喘息聲在靜謐的夜里格外分明。

 

“松爺爺,松爺爺!快開門,我是山明!哥哥回來了!哥哥回來了!”來人奔至一戶人家,停在緊閉的門邊,急急敲起了門。院內很快亮起了燈,腳步聲由遠而近,大門吱呀一聲打開了。

 

“你哥哥怎么樣了?什么時候回來的?快帶我去看看。”開門的是個老人,頭發像雪一樣白,一邊說著,一邊整理著衣服,顯是剛從睡夢中起身而來。

 

“哥哥沒受什么傷,現在還在院子里。明明像是睡著了,但就是叫不醒來。”敲門的孩子呼吸依然急促,轉身隨同老人一起,從來的方向走去。

 

奔跑的孩子名叫山明,個頭不高,住在山樺村南。山明與哥哥七谷生活在一起。四天前,哥哥七谷上山采藥,便再也沒有回來。山樺村的男人們連著找了幾天,都不見七谷的半點蹤跡。眼看著大雪封山,眾人束手無策,只能祈盼這雪小一點,天亮后能繼續上山。

 

山明擔心哥哥,深夜也無法入睡。哥哥是迷路了嗎?還是遇到了危險。這些天都找遍了,一點蹤跡也沒有。這么大的雪,山上有躲避風雪的屋子,哥哥會去那里嗎?山明胡亂猜測著。正出神時,院子里突然傳來咚的一聲,像重物落在地上,夾雜著有節奏的的腳步聲。


“哥哥!是你嗎?”山明下意識地便喊出了聲,急匆匆地穿好鞋,便往院子里跑去。

 

開門的瞬間,山明恍惚看到幾個黑影,一跳一跳地從大門出去。寒風帶雪,撲面而來。山明猛地打了一個激靈,被風雪吹迷了眼。再睜眼時,只見院子中躺著的,正是哥哥七谷。

 

山明大叫著跑過去,只見七谷被厚厚的松針包裹著身子,像只蠶蛹般,只有頭露在外面。松針下的七谷,面色紅潤,呼吸均勻,睡得踏實安穩,像在做一個好夢般。山明搖晃著七谷,不住地叫著哥哥,可七谷卻始終沉睡,不見醒來。山明的喊聲驚醒了鄰居,他們拿掉那些松針,把七谷背回屋子里,山明便急忙去找山樺村醫術最高明的松爺爺。

 

當山明與松爺爺趕來時,村子里的人幾乎都來了。人們都慶幸七谷還活著,但也為七谷的沉睡不醒而擔憂著。

 

“松爺爺來了,大家快騰個地方!”人群為老人讓開了一條道。老人徑直走向七谷,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他的身體,眼神停在了七谷敞開的外套上。循著松爺爺的目光,村民們才發現,七谷外套上的幾只扣子,齊齊整整的都不見了,余下的線頭,像被剪刀齊齊剪斷一樣平整。

 

“這……誰把七谷的扣子剪掉了啊?”

 

“什么扣子不扣子的,扣子有什么要緊的,趕緊把孩子叫醒了再說。”

 

“對對,趕緊把七谷叫醒了,怪讓人擔心的,怎么就是醒不來呢?”


屋子里,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。只有松爺爺,安靜在一旁不說話,像在想著什么事情,但臉色已稍顯緩和。

 

“山明,好孩子,今夜你哥哥是醒不過來了。不過不用緊張,他沒受什么傷,最多兩天,七谷就會醒來的。”松爺爺握了握山明的手,聲音柔和地說道。

 

“可是……是誰?是誰把七谷送回來的?”突然有人問了一句,人們才恍然想起這件事。

 

“是呀,我們找了這么些天,一點蹤跡都沒有。是誰把七谷送回來,還給他裹著松針?”

 

“山明你看到了嗎?”有人接著問道。

 

山明突然想起了那幾個一跳一跳的影子,不禁皺了皺眉頭。“我也沒看清,好像是幾個黑黑的影子,一蹦一蹦的。”

 

屋子里的人又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議論著。人們不約而同地看著松爺爺。松爺爺是山樺村中最老的老人了。面對這件怪事,人們都想聽聽松爺爺的看法。

 

松爺爺頓了頓,眼睛盯著七谷那沒有了扣子的外套,緩緩開口說道。


“我啊,也只在小的時候遇到過類似的事。那時我的父親是村子里有名的獵戶。有一次,他上山打獵,卻一直沒有回來。隔了七天,突然被送了回來。也和七谷一樣,沉睡不醒,用松針包裹著身子。我的祖父見多識廣,看了看我父親沒有了扣子的衣服說,怕是走進了,山精的旅店了。”

 

“山精的旅店?”山明不禁問道。

 

“什么是山精的旅店?”又有人問道。

 

“傳說山樺村周圍的深山里,住著一群古老的山精。他們只有一只眼睛,一條腿。所以走路啊,要一蹦一蹦的。山精們開了一家旅店,用扣子建成的旅店。”

 

“扣子建成的旅店?”

 

“是呀。就是用扣子建成的旅店。山精們熬制了一種美味的濃湯。在深山中迷路的人,循著香味就會被吸引過去。聞到香味的人們,會把山精看成和自己一樣的人。在寒冷的深山里,誰不想喝一碗香噴噴的熱湯呢?可這湯,人喝完后不久便會沉沉睡去。山精們便剪掉他們衣服上的扣子,用作建造旅店的材料,也當做是住店要付的費用了。山精們偶爾也下山來,趁著人們不在家時,偷偷取走一兩個扣子,你們一定都丟過扣子吧。”

 

人們低頭想著,恍然明白了什么的樣子。

 

“然后呢?剪掉扣子,山精就會把人送回來嗎?”

 

“并不都是這樣。據說山精會跟人交流,聽聽他們對湯的看法。我父親醒來時,說他喝到了非常美味的湯,急著想帶給我嘗一嘗,所以才會被山精送回來。但有的人無所惦念,只想一直喝到美味的湯,便會被山精留下來建造旅店,一粒扣子一粒扣子的拼搭,直到一間又一間扣子旅店建成。所以啊,七谷也一定是想著山明,所以才會這么快被山精送回來吧。”

 

松爺爺的話如落雪般,一字一句地落到人們心上。他們默默地聽著松爺爺的話,像聽一個真實又遙遠的故事。他們想到了自己不知何時丟掉的扣子,原來那都被山精用作建造旅店的材料了。他們想像著那個扣子旅店,想象著山精熬的湯有多美味,又想著要和誰一起喝這美味的湯。

 

山明抓著哥哥的手,想他快快醒來,再給他講講山精的故事。他的眼前似乎又出現了那幾個一蹦一蹦的黑色影子。原來,那就是山精哪。

 

窗外的風靜了,但雪還在落著,人們聽著松爺爺的話,各自沉默著。就在眾人出神時,睡夢中的七谷呢喃囈語:“山明……喝湯……好喝……”短短一瞬后,七谷的呼吸便又變得均勻平穩,一下一下,如落雪般輕盈。

山精的旅店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(無需密碼 現在注冊